既然打定主意要先進醫院打抗生素,之後再催生的方式生產,在W39週的時候,東西收一收,和醫生聯絡好,就進院待產了。

一開始檢查結果是子宮頸開兩公分,內壁也有軟化變薄的現象,因此護士幫我打抗生素的同時也有加一點催生的藥,大約12ml/H。
抗生素的藥一打進點滴時會有一陣想吐的感覺,這是一般都會有的副作用,不過想吐的反應來的超快的,幾乎是一打進點滴就會有嘔吐感。

打滿四個小時的抗生素後,我開始做好陣痛即將來臨的心理準備。(抗生素每八小時都要補打一次,直到生下小baby)
不過,人算總不如天算。
沒想到我一點陣痛收縮的感覺都沒有。
護士開始將催生的劑量調高,從12ml/H調到120 ml/H,我還是一樣可以和PHIL說說笑笑,三不五時還起來晃一晃走一走,要不然乾脆自己猛做原地蹲下的動作,看能不能對目前的僵局有幫助。

這時候聽到隔壁待產病床的媽媽產程一直持續進行的聲音,就會好羨慕,可是又聽到她痛到忍不住唉叫出口的時候,心裡還是忍不住一陣發麻、害怕。

沒有動靜的情況一直持續著,到了半夜,醫生決定將催生的劑量調降,讓我晚上可以睡個好覺,同時待產的還有另一位孕婦,一樣是來催生但是也是消息全無,就這樣我們兩隊人馬一人占據一床等待明天再次挑戰。
晚上,可憐的PHIL原本還有一個空病床可以躺著睡,可是到了半夜三點多突然有一位孕婦要進來待產,結果PHIL也只能坐在椅子上趴在床邊克難的打個盹,根本沒辦法休息。

第二天
早上醫生來關心狀況之後又開始調高劑量,準備另一場挑戰的開始,就這樣打了一天一夜的催生,從第一天早上十點打到隔天下午兩點,時間已經長達28小時,可是卻一點進展都沒有,時間實在拖了太長,再這樣下去很可能到時候要生反而沒有力氣,於是,醫生詢問我是否願意接受人工破水,這也可以算是催生的一個方法,也可以說就像很多孕婦都是先破水才進院待產一樣。
我問醫生:對小朋友有危險性嗎?在我有乙型鏈球菌情況下。
醫生說:不會啦,一直都有在打抗生素,沒有問題的。

下午接近兩點半,醫生幫我做了人工破水,感覺就是有一股溫熱的水突然一陣流出來,這個時候護士先將催生的劑量調降至60ml/H,再加入子宮軟化劑,接下來就是靜觀其變了。

到了三點多,開始有陣痛的感覺,接下來的進展突然快了起來,開始有令人酸到不行的陣痛,頻率越來越密集,陣痛的程度也越來越強,我已經開始在待產床上忍不住小小的哭叫。

有人問:你老公身上有沒有青一塊、紫一塊,我只能說那她一定不是很痛,要不然她就是一個大力士,居然還有力氣可以分神去做這些事,實在是太了不起了,百忙之中還抽空去揍老公,真該給她比個讚!!

接下來的產程越來越快,陣痛越來越密集,從兩點半時的兩公分,到五點已經快八公分,又因為我是第二胎,怕接下來的進度太快,所以在快五點半的時候,被推進產房上產台了。

這個時候心裡有默默的鬆一口氣,想說,終於快擺脫這個這場僵局了,尤其是隔壁還有一個已經全開,但因為打了無痛不用會力且胎頭一直沒有下來的媽媽,這個時候更是分秒必爭,畢竟產台只有一個,如果她先進去生,那我該怎麼辦才好呀呀呀~

生第一胎的時候因為進展還算順利,而且又等到子宮頸全開看到胎頭才上產台,用個兩次力不到五分鐘就生完收工,拍拍手歡迎爸爸進來看小孩。
可是,沒想到第二胎怎麼這麼難生,上了產台之後被告知可以用力了,可是卻不見胎頭下來,醫生評估大約還需要半個小時來有機會生出來,於是我繼續在產台上忍受陣痛的煎熬,護士三不五時要確認baby的心跳是否正常,一邊持續監控我的狀況,一直到快六點,我哭著跟護士說:我快受不了了,已經快稱不下去,這個時候開了九公分多,還是不到全開,不過醫生還是開始準備要把baby抓出來了。

這次,我用了好多次力都沒有辦法把小孩擠出來,小孩心跳開始下降,護士拿著氧氣要我用力吸氣,要給小孩足夠的氧氣才行,後來醫生看到小孩心跳從150一直往下掉到60、70,立馬決定用真空吸引把小孩吸出來。

終於,耳邊傳來美妙的哭聲。

不到五分鐘,我有了第二個寶貝。
P1060410.JPG 

快39週了,紀念一下生產前的大肚子。
P1060162.JPG 

待產中,上方的是子宮收縮感應器,下方則是BABY心跳的感應器。
P1060311.JPG

左邊的數值是BABY的心跳,右邊則是代表收縮的強度。
P1060312.JPG
"56"代表我還沒甚麼感覺。

機器會畫出一連串的peak,讓護士與醫生可以監測收縮的狀況。
P1060313.JPG

這兩天打完我目前為止所有打針的配額。
P1060314.JPG

收縮強度飆到124,這時候已經捲在床上默默的呻吟了。
P1060319.JPG 

我的第二個寶貝
P1060375.JPG

P1060386.JPG

姊姊親吻弟弟
P1060394.JPG

幫忙餵ㄋㄟㄋㄟ
P1060350.JPG 

兩個寶貝
P1060396.JPG

P1060398.JPG  

希望你們兩個都可以健健康康的長大呀~~~
這是媽媽現在心中最奢侈的願望。


這兩胎都沒有讓PHIL進產房陪產,每一次醫生和護士都很熱情的邀約,也問我為什麼不讓爸爸進來?
可是我總覺得那個畫面連我自己都好害怕,感覺很血腥,實在不好再嚇到另一個人。
所以PHIL都是在寶寶已經生出來了,才讓我獲准進來看小孩,感受一下當爸爸的感覺。


第二胎對我來說反而比較辛苦,不管是前面產檢擔了比較多心,還是生的時候花了更多了心力,甚至在產後的復原也都比較慢,包括子宮收縮更痛,還有傷口的消腫也慢很多。
難怪人家會說女人每生一個小孩就會元氣大傷,而且一胎比一胎LOSE的更多,奇怪的是,大多數的女人還是願意再生,這除了說是母性之外,還真不知該用甚麼解釋。

醫生笑著跟我說,放心啦,20年後你根本不會記得生小孩有多痛。
我說:不用20年,兩年我就忘記了,要不然怎麼會現在又生第二個.........(看,真的很痛,一到最後關頭就會後悔為什麼沒打無痛。)

這就是我煎熬兩天的生產概況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YVONNE06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